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治报》官方网站
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

昙花一梦

2018-07-05 10:17:19 来源:福建法治报

清明前后,远居外地的舅母为我带回一株昙花。说是一株,却是一瓣绿油油的昙花叶子,大且宽厚,形如羽毛,边如波浪。正当我不知该拿它怎么办才好时,舅母笑眯眯地说:“别急着种,先晾它两天,入土就会生根了!”

舅母养昙花多年,颇有心得。她说每年初夏之夜,家里的昙花陆续盛开,如云似雪,连日不断,她便沏一壶好茶,搬两张藤椅,和舅舅一边品茗一边聊天,闲闲等着花开。昙花一现,不过短短半个小时,舅母和舅舅甘愿在旁守候三四个钟头,只为一睹芳颜,这种痴心和乐趣非爱花之人难以领会。

本以为,开花者,应先抽枝叶,再结花蕾,哪知昙花全然不同。那宽厚的叶子种下去两个月了,竟没有一点动静,莫论长出新芽,就是生根与否都很难说。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挖出根部一探究竟时,眼尖的小女儿用肉肉的手指着那叶子边缘凹凸之处突起的一个“小包”叫道:“妈妈,这是什么?”我定睛一看,那“小包”暗褐色,圆筒状,上面还有像钩针一般的细丝,分明是一朵幼蕾!没想到,这厢还在纠结它种活与否,那厢人家都要开花了!没想到,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,竟在叶子边缘开花,真是给人意外之喜!

那日之后,我便成了胡适笔下“一日看三回,期盼花开早”之人了。恰恰养花是和时间约定的故事,春去秋来,一分一秒都在递进,却是急也急不来的。十几天了,那花托愈长愈长、越长越大,颜色从深变浅,形状从圆筒延伸为金钩,花苞上也披满弯曲细长的鳞针。又几日,圆润的花苞慢慢膨大突起,露出饱满的鹅黄色。看来,花开便在这一两日了。

次日傍晚,忽来一场瓢泼大雨,不但带来清凉,更催生了怕热的昙花。只见那红褐色的花柄上,被雨水润泽的卵状花苞看起来愈加清透了,狭长的鳞针也交错而生,向外翻卷。最前端洁白的花瓣在鳞针下隐现出冰山一角,仿佛片片银钩护着一只初生的鸽子蛋。风一吹,那沉甸甸压枝欲断的花苞颤颤悠悠,真教人生出婷婷袅袅、我见犹怜之感。暮色渐沉,昙花也渐渐显露真容。不多时,那圆润的花苞微微张开了一点小口,花开了!待你惊喜万分地俯下身子要去探寻她的花心,迎面而来的不仅是那天鹅绒般洁白的花瓣和嫩黄的花蕊,更有悠悠绵绵的清雅香气,让人身心愉悦。夜深一刻,花开一层,当你还目不转睛地陶醉于她每一寸晶莹肌骨时,她却含着一脸羞涩,带着一世风华将最美芳姿展现在你面前了。露珠点染下,洁白无瑕的花瓣层层叠叠,片片清透精巧。其中细密蜷曲的花丝从花蕾中旋转而出,在晚风中轻轻颤动,这是雄蕊。鹅黄色花蕊之间,更有一枝形如菊花的白色花蕊高傲地绽放着,吐露出丝丝芳华,这便是雌蕊了!四下寂静的深夜,昙花不染尘霜,遗世独立,似身披天山莹雪,又如玉女素装,古诗里唤她一句“月下美人”,实不为过!

相传昙花又名韦陀花,原为天上花神,一生凝心聚力只为钟爱之人开放。在我看来,昙花实在是智慧脱俗之花。她绽放于深夜,甘于寂寞清冷,毫无媚世之心,只为那同样痴心愿意等候的有缘之人;她难得展露天颜,却匆匆谢幕,完全无意于尘世的繁华,无意于他人之赞许,惊鸿一瞥只将最美留给至爱;她遵从本性,着色浅浅,虽没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,却是自有一番天然风骨;她不等不怨、不争不显,却让爱她的人永远在昙花一梦的美妙里流连忘返,在花开花谢的遗憾里唏嘘感叹,在唯美出尘的传说里日日追思。

昙花一梦,刹那永恒。有时看花就是人,入眼入心的是那如梦如幻的姿容,更是心中不可忘怀的淡泊若雪的守候。

(吴咏虹  作者单位:邵武市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院)

相关新闻
头条推荐
热图精选
精华推荐